·第4章

      没什么不妥的,其次,她这人瞧着粗心大意的,其实手巧的不行,擅长现今大多数女孩儿都缺失的一项——女红。

    她靠着这手艺养活自己完全不成问题。

    现下她正穿针引线,脑子里却忍不住的想千里及,一不小心就刺了手,她无所谓的把手指头放心嘴里吮,更没当回事儿,还在出神儿的时候手机铃声猛地响起,没给她吓个激灵。

    拿过来一看,是她那成天忙的不见人影的老父亲。

    “时董,您今儿不忙呀?”时尔用肩膀和脸颊夹住手机,嬉笑着调侃她爸。

    时睿笑了两声,道:“我们家小丫头在干嘛呢?”

    时尔:“还能干嘛,您女儿正辛辛苦苦的刺绣换点儿馒头吃呢。”

    听得出来这是在跟他开玩笑,但时睿还是顺着话茬接道:“委屈了委屈了,想要什么,都跟爸爸说。”

    时尔没忍住笑了:“您是有什么好事儿啊,今儿怎么这么好说话。”

    时睿在那头咳嗽了两声,小心翼翼的问宝贝女儿:“丫头,爸爸要结婚了。”

    时尔:“...”

    开着车往家赶的时候正遇上堵车高峰,时尔摇下车窗透了口气,面无表情的看那些过往的行人,这种时候两条腿儿的可比四个轮子的跑的快多了。

    约莫是堵的太久,竟然有好几个挎着篮子卖黄角兰手串的老太太一步一步挪过来叫卖,一个穿白底蓝花衬衣的老太太走到时尔的车边,用方言问道:“小潘西,你看看我这个花还行阿。”

    时尔笑了笑:“婆婆,这里都是车,很危险。”

    老太太说:“阿堵死啦,前边好长了。”意思就是满街的车动都动不了,轧不上她。

    时尔瞧她满头银发,还是没忍住,从包里掏了张几张一百的,换回了一篮子清香。

    倒别说,那一篮子娉娉婷婷的小白花往副驾驶上一堆,时尔心情倒是开阔许多。

    算啦算啦,天要下雨,爹要结婚,她该为他高兴才是。

    她亲妈据说是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的,这会儿她都过了25年她爸爸才另娶,说到底,她爹也够对得起她了。

    车流渐渐动了,时尔重新向前开,她想,她现下情绪之所以有些不大对劲,估计是因为时家从来就没有过女主人,乍来这么一个,她只是有些不习惯。

    适应适应就好。

    她可不是什么不懂事儿的女儿,甚至从前是劝过她爸找个合意的,没成想那么多年都没信儿,这一天却来得这么突然。

    饶是这样,时尔快到家的时候还是紧张的快喘不过气儿来,她脑子里乱糟糟的,琢磨着这后妈多大年纪,会不会跟她差不多大?那她是叫阿姨还是喊大姐?

    把车停好,刚要下车就突然注意到那一篮子花,现在正热,怕在车上放蔫了,时尔顺手就把提着篮子下了车。

    她边走还边想,她这样子是不是有点儿像是童话故事里被后妈欺负的可怜小公主,歹毒后妈趁着她亲爹不在,大冷天儿的让她提着篮子卖花,卖不完不给饭吃。

    呸!自个儿到底整天都瞎想什么呢!

    时尔啊时尔,见个后妈而已,别犯戏瘾别紧张哈。

    她一向不爱带钥匙,敲门的时候还深深吸了口气,来开门的是在她们家做了很久的吴妈,一开门就笑呵呵的同她说:“你爸爸等你好久啦,快进来快进来。”

    吴妈转身又对客厅那头喊道:“先生,时尔回来了。”

    时尔扯出个笑来,没说话。

    客厅里,她爸爸正笑呵呵的站着,那张其实不算和蔼的脸上此时竟然显得这么的可亲,他身边站了一个同样笑容满面的女人。

    那女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长得很温柔,从里到外都透着股温婉的美,身上穿了件旗袍,愈发衬的她气质独特。

    时尔一愣,这阿姨很眼熟。

    她想起来了,这不是她爸那个姓路的朋友的老婆嘛,她小时候回奶奶家还碰见过一两次!

    她爸怎么会和她...

    “回来啦,回来啦。”时睿俨然是又高兴又紧张,一句话重复说了两遍,又急忙给时尔介绍:“丫头,这是你姚莉枝姚阿姨,你还记得吗?”

    姚莉枝显然是比时尔还要紧张的,而且甚至可以说是紧张的过头了,她手足无措的,想要上前一步,却又好像不敢似的,两只手叠在一起搓了搓,声音都有些不对劲:“时尔,你好,我是...是...”

    是了半天,却没说出口。

    时尔尴尬极了,好不容易扯出一个笑来,喊了声姚阿姨。

    姚莉枝连应答了两声,目不转睛的看着时尔,又同时睿说:“真好,真好,时尔越来越漂亮了。”

    时尔没说话,只干巴巴的跟着笑了两声,算是给她爸一个面子。

    时睿看到时尔手里的花篮子,跟脑子犯轴了似的,笑呵呵的说:“是给你姚阿姨的?”

    时尔眼角都快抽了,她爸这是想什么呢,哪有给后妈买小白花做礼物的,这都招人烦啊。

    正当她不晓得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姚莉枝却欣欣然的接了话茬,且用一种极为期待的眼神看着她和她手里的花儿,好像是真的很喜欢这“礼物”。

    时尔就借坡下驴,把花儿送了出去。

    姚莉枝小心翼翼的摸了摸那些花,看着时尔的眼神充满了慈爱。

    时睿却跟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说:“小路那孩子去哪儿了。”

    姚莉枝这才反应过来,道:“我一时高兴竟然把他忘了,他去外边儿接电话了,我去找找他,这孩子,也真是的...”说着,就小跑着出去了。

    姚莉枝一走,时尔的脸色就变了,一脸不可置信的问时睿:“爸,您不是吧,我怎么记得这姚阿姨有老公啊,您用您霸道总裁的权力强取豪夺啦?”

    时睿被他闺女儿逗笑了,“别瞎说!回头爸在跟你解释。”

    时尔叹了口气:“您可真行。”

    时睿揉了揉时尔的头发,“爸爸和你姚阿姨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丫头,爸爸年纪大了,碰上你姚阿姨不容易,你...”

    时尔:“知道了爸,我还能拦着您结婚啊?啊对了,姚阿姨干嘛去呢?”

    “你姚阿姨还有个儿子你记得吗?你小时候还夸过他好看呢!”

    “啊?我......”我还干过这事儿?

    话没说完,时尔就听到了脚步声传来,还有姚莉枝的轻声责怪:“打电话什么时候打不好,这样多不礼貌啊,你姐姐都回来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时尔端出个微笑来等着看她的新弟弟。

    一个转弯口,是姚莉枝出现,她笑容满面,心情大好的模样,紧跟着的,就是她口中的“小路”。

    “小路”身材邢长,怎么也有一米八五往上,尤其是那双腿,笔直有力,至于脸,不同于他妈妈的温婉,他倒是好看的十分扎眼,五官没一处不好,拼凑在一块儿更是夺人眼球,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讨喜,既耀眼却不张扬,反而透着股直率开朗。

    时尔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就跟遭雷劈了似的,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甚至嘴巴都忘了闭上。

    姚莉枝把小路领到时尔跟前,笑眯眯的说:“时尔,这是小路,阿姨的儿子。”

    “小路”微微笑着,瞧着大方又乖巧,主动对时尔伸出了手,一开口,音如玉石,他说:“姐姐你好,我是路子及。”

    时尔颤巍巍的把手伸过去,被那人攥在手心里,明明是温的,她却生生打了个激灵。

    她面前的这个人,是路子及,是她后妈带来的新弟弟。

    也是千里及,她前段时间与之颠鸾倒凤的二次元本命。

    这世界,疯球了。

    十二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books/656108/articles/7527315

    十二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晚饭竟然是姚莉枝亲手下厨做的,吴妈只负责打下手,没一会儿就做了一桌子菜。

    时尔很少瞧见她爸这么开心的模样,心里倒也是真为他开心,说笑归说笑,她是怎么也不相信她爸是夺人妻子的人。

    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偏偏她对面儿做的是路子及?

    时尔尴尬到快把脸埋在碗里了,根本不敢去看对面那男孩儿的表情。

    直到姚莉枝温温柔柔的开口问她:“时尔,你看这菜还合胃口吗,阿姨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做的菜都有些偏甜,小路他喜欢,我就想着你们年轻人应该都是一个口味。”

    时尔突然想起那天,路子及他半撒娇似的同她说,想要一杯最甜的奶茶,再看这一桌子的菜,脸腾地红了。

    她想到了和路子及接吻的味道——甜丝丝的,有一股奥利奥奶茶味儿。

    “挺喜欢的,谢谢阿姨。”

    时尔匆忙的应答,一扭脸就看到对面路子及笑成了月牙眼看着她,说:“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