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都软,连语调也是软软的,可爱的紧。

    路子及却偏不听,他仿佛知道她的命脉所在,就是要用她最喜欢的来折磨她,他吮了吮她的耳垂,手指隔着轻薄的睡衣划过她的腰身,就着这姿势,故意变了变音调,在他耳边呢喃:“嗯?怎么了?”

    时尔把手下的床单揉进手心,寻了个借口,“会被爸爸他们听到。”

    浮在她身上的路子及明显一愣,却也只是一瞬间,转而又笑了,不甚在意的反问:“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

    时尔哭笑不得,这人胆子也太大了。

    正当她有些分神的时候,后脖颈处的一块软肉被路子及一口叼住,他就跟第一次吃到肉的小狼崽似的,要先嗅一嗅味道,两眼精光的觉得很合胃口后,用初生的小尖牙来回的蹭。

    时尔被他的虎牙刺了一下,软软的哼唧了一声,好笑的问:“路子及,你是小狗吗?”

    路子及的手已经从她的睡裙下摆偷偷的往里探,他的动作很慢,却极其撩人,一点点的在时尔身上点火星子,直到听到时尔越发娇软的呼吸声,才低笑两声,说:“上次我醒来后你就不见了,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时尔微怔,说起来,她还从没有问过他,为什么要单独的给她留手机号码?想到这儿,她正过身来,半是羞怯半是疑惑的看着路子及,看他微红的唇,看他黑白分明的眼睛。

    “你那次,为什么.....唔——”

    话没说完,便被路子及以吻封缄,时尔没有几次接吻的经验,唯独那一二回,还都是和眼前这个人,路子及的进步堪称神速,上一次还不通章法,这次却已经十分纯熟了,时尔被他勾的七荤八素,满脑子都是“天呐我和路子及接吻了”,以及“他的嘴唇为什么那么软”。

    等再回过神来,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路子及脱得差不多了。

    这人还特坏,明知道时尔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浑身发软,亲完了以后还刻意的去舔时尔敏感的耳朵,他的每一丝喘息都疯狂的涌入时尔的耳膜,太过情色的亲吻把她的耳朵弄得湿漉漉的,无一不表明,他是刻意的取悦她。

    时尔被他弄得连抬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低低的哼了两声,承受不住似的带着哭腔的求他:“...路子及...别...嗯...”

    “舒服吗?”他的嗓音已经不如平常清澈,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喑哑,那是含着浓重欲念的结果。

    其实是真的舒服,他的舌头又软又湿,蛇一样的钻进她的耳廓,触碰的不是皮肤,而是她的心。

    万籁俱寂的夜,时尔能清晰的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这几天的不真实感在此刻上升到一个顶峰,路子及的吻、喘息和触碰为她编制出一个奢华无比的梦,尽管这梦是那样的虚幻,她也奢望抓得住虚幻残留的一丝烟雾。

    时尔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但是她的内心深处还是那样真诚的迫切的想要告诉他,告诉他说“很舒服,我很喜欢,你的吻和你这个人,我都喜欢”。

    可到底是太羞怯,也害怕自己的浪潮般的情感吓到眼前的男孩子,她殷红着脸,看向他的目光里未能说出口的喜爱,无声回复着他。

    路子及似乎是看懂了,他克制不住的低下头,几乎是掠夺式的亲吻着她,火热的唇舌在时尔的口腔里翻天覆地,动情的与对方交换唾液,黑夜中,唇舌交缠的黏腻水声是那样明显,将这空间里的暧昧气氛点燃到十二万分。

    路子及开始不满足,他的唇舌沿着时尔的唇角、脖颈往下流连,在时尔慌乱的喘息中,含住了她已经被玩的硬起来的乳尖。

    他含进嘴里嘬了一下,又吐出来用舌尖来回的拨弄,另一只手还在玩着另外一边,直到右边的都被他吸的由少女的粉变成极其色情的殷红后,他又十分不偏袒的去照顾另外一只。

    时尔被他弄得呻吟外别无他法,她甚至不敢去看路子及的脸,只是听他弄出来的那些声音,她就浑身软到不可思议,她不得不承认,她是如此的渴望和沉醉于路子及的身体,甚至,她慌乱到毫无章程的用小腿一下一下的去蹭路子及,她想和他紧紧的贴在一起。

    路子及被她蹭的愈发难耐,本是铁了心的要给她终身难忘的前戏,可她再这么蹭下去,他就真的快控制不住了。

    “乖。”他反手摸了摸她不老实的腿,哑着嗓子哄她:“别急,我怕伤着你。”

    时尔浑身都泛着可爱的粉,她小声的呜咽着,幼猫一样的软,“..嗯...你讨厌...”

    路子及看的双眼冒火,和上次不同,两人都是初次,难免兵荒马乱,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品味她身体的反应,此刻见时尔这样娇憨的姿态,恨不得就这么把她弄死在这张床上。

    她到底是怎么长大的,怎么能这么的嫩,这么的软,这么的诱人而不自知?

    有时候,懵懂朦胧的性感,最致命。

    “我讨厌?”路子及眼眸一暗,压了又压那股燥热才能耐心的继续逗弄着她,他边继续舔吻着她的乳尖,一边伸手往下探过去。

    时尔的身体本就偏敏感一些,现下又被路子及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腿间早已湿热一片,黏腻的液体甚至有些滴到了床单上。

    路子及毫不意外的摸到了一手湿滑,他的手指修长有力,并着在时尔腿间来回的摸那湿哒哒的软肉,笑问:“你就是这么讨厌我的?唔——讨厌到想淹死我?”

    陷入情潮的时尔根本顾忌不上这些,她一只手无力的握住路子及的结实而又劲瘦的手臂,感受着男人独有的手臂线条,而下身则深陷于那人的手指。

    单单是手指,只是他的手指在一下下的抚慰着那里,时尔就觉得自己陷入了更深一层的梦境。

    她无意识的夹紧了双腿,沾满了黏腻液体的软肉一下下的去蹭路子及的手指,直到把他的手指都镀上一层亮晶晶的水渍。

    “操...”路子及低咒一声,眸里的暗色越加的深,几乎像是含了山雨欲来的猎猎风声。

    他忍不住了。

    并没有冲动的直接就插进去,路子及还存又些许理智,他急促的喘着,扶着硬的快滴水的分身在时尔的缝隙间不住的蹭着,性器接触的一瞬间,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出绵长的呻吟。

    时尔显然更加无措一些,她颤的厉害,像一根浮木一样攀附着路子及的这股激流,脆弱的喊一遍遍喊路子及的名字,仿佛这样才能确认自己和他都是真的存在。

    “嗯,我在。”路子及被这种可怜的软弱击中,格外有耐心的一次次应承着时尔,温柔的抚平她的不安。

    几乎在刚进入的瞬间,路子及就感受到了紧致湿滑的甬道带来的快感,他掐着时尔的腰,喉咙里克制不住的冒出颤音,他不错神的盯着时尔的脸,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是这样的渴望看到时尔动情时的表情。

    尽管时尔的身体已经足够湿滑,可到底是路子及尺寸傲人,想要整根进入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时尔的蜜肉又绞的路子及快发疯,他没有试图再往里顶,克制不住的来回抽动起来。

    湿软的甬道把入侵的分身紧紧包裹住,时尔被插的止不住颤,快感顺着性器交接处钻进时尔的身体,携带着特属于路子及的标记,疯狂的涌入时尔的四肢和血液,直窜时尔的大脑皮层。

    时尔被这激烈的抽动的动作刺激的控制不住的呻吟,生理性的泪水从她眼角流出,她泪眼朦胧的看着在她身上驰骋的路子及。

    他眼尾有些红,因快感的刺激微微皱着眉,嘴唇的颜色比平常要红的多,微微张着,不时地吐出动听的喘息,好看的惊人。

    然后这张沉浸在情欲中的好看的脸,竟然低了下来去吻干净了时尔的眼泪,他两只手反扣住时尔的肩,下身拼命的抽出和插入,交合处水声淋漓,特殊气味飘散到整间屋子。

    回忆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books/656108/articles/7540105

    回忆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呜...”时尔抓着路子及的绷紧的脊背,指尖有些泛白,身上却泛着淡淡的粉,香汗淋漓,“......你慢点。”

    路子及的小臂撑在时尔耳畔两侧,因过分使力可以看到清晰的肌肉组织和青筋,他右手按在时尔的发顶,是怕她的头撞到床头靠垫上。

    下身并没有因为时尔的话而放慢动作,他低头含着时尔的唇舌纠缠了一番,喑哑着说:“你咬的太紧了,我慢不下来。”

    动作幅度太大,大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时尔精神恍惚的被路子及拖进欲海沉浮,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高潮了几次,只能隐约察觉身下的床单一片潮湿,散发着各种体液混合的味道,春药般的激着身上的人不停挞伐。

    最后一次高潮的时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