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7541877

    委屈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斜阳西垂,晚霞纷飞。

    时尔窝在楼顶的阳光房里纠结的盯着手机,路子及的消息没收到一个,却接到了皮熠安的电话,她说现在已经到机场,晚上回家。

    “你现在不回家干嘛去?”时尔一边啃指甲一边顺嘴问道。

    皮熠安笑了一声,不甚在意的说了句:“打炮儿,这些天快憋死我了。”

    时尔:“...知道了知道了。”

    看这样子,路子及今晚大约是不会回家了,时尔也就懒得在家里待,索性回家去等皮熠安,皮皮她情感经历丰富,说不定能开导开导她。

    姚莉枝没想到她这么晚了又要离开,虽然有心留她没敢多劝,只是收拾了不少洗好的水果塞给她,又嘱咐她开车小心。

    时尔客客气气的道了谢,心里却还是别扭,物极必反,要是姚莉枝对她是普普通通的好她尚且能安然接受,只是她像个亲妈一样对她嘘寒问暖反倒让她有些尴尬。

    只不过时尔向来不愿意把人往坏了想,便只当姚莉枝是想要讨她的欢心,好在这个家立足。

    车行驶到深圳东路的时候又堵了,时尔焦躁的一下下用指尖敲着方向盘,好不容易挪到了路口,她又突然拐了个弯折回去了。

    目的地是路子及所在的医大。

    她没有把车开进去,只是停在医大南门对面的一排停车位上,然后软绵绵的倚在车座上,叹了口气,盯着医大的方向看。

    时尔并不太明白自己当下是什么心态,要说委屈,着实是有些严重,只是皮皮还没回家,她又不想一个人待着,索性将车开过来,抱着万分之一的几率,说不定能瞧上路子及一眼。

    真的有这么忙吗?

    连抽空发个短信的时间都没有呀.....

    就这么在车里坐了快半个小时,时尔几乎准备放弃的时候,却依稀看到了路子及。

    他和一个同龄的男孩子一块儿往外走,两个人似乎还正在说话,路子及的表情看起来懒洋洋的,透着微微的痞性,很是招人。

    时尔的状态瞬间满血复活,兴高采烈的跳下车,大声的喊了一声“路子及”,又蹦蹦跳跳的挥了挥手,像一只活跃在茵茵绿草的小兔子。

    路子及显然一愣,他甚至停下了脚步,怔怔的看着对面的时尔,好像是没反应过来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时尔被兴奋冲昏了头脑,瞧着绿灯只剩五秒钟了,就莽撞的小跑着想要穿过马路,她满眼都是路子及,根本没顾忌两边的车流。

    等她冲到一半儿的时候路子及才回过神来,心惊肉跳的看着她跑过来,迅速的冲过去把她整个人连拖带拽的拉了过来,短短的几秒差点被一辆逆行的电动车撞个正着。

    还没等时尔说些什么,路子及的怒火就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你还是小孩儿吗,过马路的时候要看两边连幼儿园小朋友都明白,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刚才的动作有多危险!”

    时尔被路子及这一通发火吓得缩了缩肩膀,虽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确实太过莽撞,可她长这么大没被人吼过,再加上这一天的情绪一直不对劲,于是那些被她自己强行盖住的委屈再也掩藏不住,当下就有些红了眼。

    “我...我就是...”

    太想快点见到你啊。

    时尔把喉头的哽咽憋了回去,后半句话到底没说出口,缩着肩膀低着头,习惯性的一紧张就偷偷地抠指甲。

    路子及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太过了,看着可怜兮兮的时尔,想要哄了哄她,却完全不晓得要怎么开口。

    还好他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人,那个男孩儿长的就挺机灵的,见这氛围太过僵硬,急忙从中调和,用胳膊肘怼了怼路子及,笑着问道:“路子及,这位是?”

    路子及一愣,刚要张嘴说些什么,就被时尔打断了。

    她飞快的接了一句:“我是他姐姐。”

    那男孩儿一愣,瞧着路子及这么紧张的样子还以为是女朋友,却没想到是家里的人,好在他反应快,回道:“姐姐好,我叫裴东,是路子及的同学兼舍友。”

    时尔没敢看路子及的脸色,语气恹恹的回了句你好。

    路子及大概是没想到时尔会那么同裴东说她和自己的关系,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他心里也明白这么说的话对自己再好不过,可那种憋闷的感觉却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无法忽视。

    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他顺口就吐出一句:“你怎么过来了。”

    时尔讪讪的笑了笑,支支吾吾的说:“就...就是顺路,我马上就要回去了。”

    路子及看她躲闪的眼神和藏也藏不住的失落,心里陡然一颤,当下就有些后悔说了这句话,只是覆水难收,说都说了,他也没办法再收回来。

    他表情有些僵硬,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冷漠,带着微微的别扭,主动摆了个台阶,说:“我和裴东要去第二附院,你顺路送我们吗?”

    “啊?”时尔终于抬头看他,半晌才反应过来,傻乎乎的说:“顺,顺!我送你们吧!”

    这小傻子,路子及心想,怎么这么傻啊。

    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除了裴东偶尔冒出两句话外,时尔和路子及都沉默的要命,整个车厢的氛围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

    到达目的地时,路子及同裴东说:“你先过去,我稍后...”

    裴东看了眼驾驶座上情绪低沉的路子及“姐姐”,了然的点了点头,又嘱咐了一句别太晚,老师已经在等了。

    路子及点了点头。

    等裴东转身走了,路子及又把车窗关好,对着时尔的位置侧身,对她张开双臂,叹了口气,说:“姐姐,抱一下。”

    时尔抬眼委屈巴巴的撇了他一眼,又迅速垂下眼帘,哼哼唧唧的嘟囔:“不要。”

    路子及被她这样子萌的不行,没忍住低声笑了笑,又凑的近了些,捏了捏她的脸,故意用那种她很喜欢的声线来诱惑她,“真的不要吗?”

    时尔憋了半晌,最后还是没忍住,呜的一声扑到他怀里,微微哽咽着诉说着委屈:“你太讨厌了,一整天都不联系我,刚才还凶我!”

    “对不起,对不起...”路子及用手心一下下的抚摸着时尔的后脑勺,把她往自己怀里按,语气里含着一种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抚慰。

    “今天真的很忙,不是故意不联系你,刚才你那样跑过来,我真的快被你吓死了...”

    时尔:“我想你嘛...”

    “嗯。”路子及轻言轻语的说:“我知道,我都知道。”

    时间珍贵,时尔心里惦记着裴东走时的那句话,生怕路子及被老师责骂,温存了几分钟后便催着他走。

    路子及看她红扑扑的小脸终于放下心来,“亲一下再走。”

    “嗯!”时尔即使害羞,却一直对自己想要与路子及触碰的欲望很是诚实。

    两个人接了一个温情脉脉的吻,并不拖沓,却彻底缓解相互之间的气氛,临走前路子及还不停的嘱咐,诸如开车要小心,要目视前方之类,几句话来来回回说了好几遍。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儿。”时尔甜蜜的埋怨着。

    路子及等到时尔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才转身往医院里跑,好在赵老临时加了个会议,到现在还没开完,裴东正站在会议室门外等着。

    瞧见他来了后笑着说道:“这么快啊?”

    路子及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裴东那双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他看,调笑着问道:“路子及,你跟你姐姐感情挺好的吧。”

    这话说得,要按照今天这情况,怎么也应该是“不好”啊。

    路子及没正面回答裴东的问题,反问道:“怎么了?”

    “你没发现吗?”裴东耸了耸肩,说:“你今天一天都一直绷着,隔壁组的卓悦都问过来问我你什么情况,直到出了校门看到你姐姐,你那种状态马上就消失了,虽然也没怎么说话吧,但是你知道,精神状态这种东西...”

    时尔回到家后又等了两个多小时,才把和她同居的情感大师皮熠安盼回来。

    “干嘛呢?”皮熠安扶着玄关口的柜子换鞋,一脸无奈的看着时尔蹙着鼻子在她身上闻来闻去。

    时尔摸着下巴说:“有男人的味道。”

    “废话!”皮熠安翻了个白眼,说:“没有那还是我吗?”

    时尔对皮熠安的“放荡”人设早就适应了,跟在皮熠安屁股后边追着她问:“是那个简医生吗?”

    皮熠安往嘴里灌了一口冰水,点了点头,然后就靠在冰箱上,用一种极其高深莫测的眼神盯着时尔看。

    时尔被她那眼神看的直慎得慌,磕磕绊绊的问:“干嘛呀你......”

    “别说我了,来回来就是那点破事儿。”皮熠安把时尔拽到沙发上,双臂抱胸,审问似的问她:“说说你吧,我前一阵儿太忙没顾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