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呼吸不畅的错觉,七月的酷暑下,他手心竟然出了些冷汗,紧紧攥了攥拳头,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路子及,别太入戏。

    回家的路上是路子及开的车,时尔坐在副驾驶上兴奋地和他讲话,都是生活中一些琐碎的小事儿,不重要但是足够打趣儿,她这人向来如此,眼泪来得快走得也快,刚才还内疚留皮熠安一个人,现下已经喜上眉梢的计划着以后的生活了。

    时尔说了半晌才发觉路子及一路上基本上没怎么说话,她侧着身子倚在车座上看他冷冽的侧脸线条,心中一阵悸动,然后小心翼翼的问他:“皮皮她都跟你说什么了啊?”

    路子及正在开车,抽空看了她一眼,嘴角勉强牵起一丝弧度,说:“没什么。”

    时尔:“皮皮有时候说话不太中听,你别往心里去,她是太担心我了。”

    其实时尔虽然单纯,但那并不是傻,很多时候她甚至比其他人更能敏感的察觉出那些生活中的微小细节和身边人的情绪变化,只是大多的时候,她不太擅长去处理一些让她为难的局面,造成的后果就是,她总是用刻意忽视和一味地装傻去逃避这些问题,然后在内心深处为这些事物披上一层光鲜的外衣。

    例如,她从不去深入的思考为什么路子及要单独给她电话号码;为什么路子及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丝毫不意外;为什么在路子及要在这么一个令人尴尬的关系下向她求爱。

    她从不愿意去深想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她能感觉到路子及对她的情感,能察觉出他看她的眼睛是无比的温柔,能感知到他也同样对她的身体充满热忱。

    只要有这些前提在,其他得一切似乎都显得那么的无关紧要。

    “可是我都已经记住了。”路子及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情绪。

    时尔:“啊?”

    路子及绷着脸,突然话锋一转:“你到底喜欢了多少男明星?”

    时尔傻眼了,张了张嘴半晌也没说出话来,尴尬的琢磨着,这个,好像是挺多的...

    正巧碰上红灯,路子及终于能侧身好好看着时尔,他把心里复杂的情绪往下压,尽量表现出一副轻松的样子,用食指轻轻弹了弹她的额头,说:“昨晚明明在听,为什么不接电话?是怕一个小时也数不完你喜欢的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男人?”

    时尔的第一反应是撒谎,可她转而一想,她干嘛要撒谎,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于是乎就忐忑的点了点头。

    路子及简直要被她气笑了,万分无奈的又弹了她一下,低声道:“今晚收拾你。”

    时尔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后臊的一路上再也没说话。

    天呐她真的喜欢死了路子及这种小流氓的样子了!

    时睿和姚莉枝显然是知道她要搬回家住的消息,两个人都高兴的不得了,尤其是姚莉枝,从时尔进门后脸上的笑就没停下过,嘘寒问暖的围着时尔转,时睿就站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

    时尔看着她爸,十分纳闷的问:“爸,你怎么在家啊?咱家破产啦?”

    时睿平日里工作强度很大,一个月里能回家三四次已经算是宽泛了,最近他在家待着的时间确实太长。

    “你这孩子...”时睿哭笑不得,半真半假的说:“你终于要搬回家住了,爸爸不是为你陪你嘛。”

    时尔吐了吐舌头:“得了啊,您什么时候舍得花时间陪过我呀,我看您想陪的另有其人,是吧姚阿姨?”

    姚莉枝没成想被孩子给调笑了,脸陡然一红,看了看一旁站着的儿子,支支吾吾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时睿搂过姚莉枝的肩,瞥了女儿一眼,又好气又好笑的从她摆了摆手,“说什么浑话,还敢拿爸爸打趣儿了,赶紧上楼去看看你的房间,你姚阿姨准备了好久。”

    全程沉默的路子及在此刻终于开了口,“我帮姐姐把行李拿上去。”

    卧室都在三楼,路子及和时尔的房间是挨着的,但除了上一次深夜里进来一次外,他从没正经的瞧过她的房间到底是什么样子。

    所以刚进门的时候显得愣住了。

    在一面很大的照片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男明星,上有四十,下有十四,遍布中西,贯彻海内外。

    虽然早就知道时尔她心胸宽广,搁着无数的人,可这跟亲眼见到是两回事儿。

    时尔明显看出来路子及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她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说:“这就是挂着玩儿的...”

    路子及把行李箱往边儿一搁,一把把那个心虚的人勾着脖子揽了过来,他半眯着眼,咬牙切齿的:“玩儿?”

    时尔迅速点了点头。

    路子及把她压在门后,双手撑在她身体两边,说:“我以前也是这些人里的一员?”

    说实话,答案是肯定的,可要是讲出来那不是找死吗,时尔福至心灵,双手抬起来捧着路子及的脸揉了揉,柔声道:“我的小宝贝儿这是吃醋了?”

    路子及:“...我不是,我没有。”

    时尔轻笑,踮着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亲,“乖,他们都不及你万分之一。”

    彩虹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books/656108/articles/7550371

    彩虹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重组家庭”的生活比时尔想象的要轻松快乐的多,姚莉枝比她想象的要更温柔,时尔从小到大离母爱最近的时候是皮熠安的母亲来看她的时候,老人家会一边埋怨一遍从里到外的把家里收拾一遍,把家乡特产塞满整个冰箱,恨不得把水果切成小块儿喂到皮熠安嘴里,仅仅是怕她太忙没时间吃水果补充VC。

    时尔只有在那个时候会有些难过。

    她没想到姚莉枝竟然能填补了她的这个遗憾,也没想到有母亲是这么好的一件事,她会每天不厌其烦的询问时尔今天想吃些什么,会十分夸张的夸她的绣工精湛,甚至每隔几天都亲自给时尔的房间换上新鲜的花束......

    时尔一边享受着这份温暖,一边又愧疚着自己分走了路子及的母爱。

    好在路子及课业极忙,回家的机会少之又少,大多情况下是时尔借着皮熠安去学校里找他,两个人就像普通的情侣那样,时间短就一起吃了饭,时间长当然就往酒店钻。

    总之,时尔的生活过的是蜜里调油,一段时间下来整个人都圆了一圈,还好她骨架小并不显胖,反而让路子及得了趣,摸着她养的一身嫩乎乎的肉能弄得她下不来床。

    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路子及没有寒暑假这件事情了。

    她原本已经在偷偷策划着要出国玩儿,所以当在饭桌上路子及说起“今年院长女儿结婚所以仁慈的放三天假”的时候,时尔几乎是目瞪口呆,筷子上正夹着的大虾“哐当”一声掉在了桌上。

    三天暑假?仁慈?

    “医学研究生一般都是没有寒暑假的。”时睿给女儿解了惑,又给她盘子里添了一只虾,不解的问:“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时尔在家里会克制很多,尽量在父母面前保持着和路子及“友好客气”的状态,所以时睿瞧她这样子难免有些奇怪。

    连姚莉枝都好奇的看过来。

    时尔的眼神控制不住的像路子及飘过去,谁知这人见死不救,正低着头偷笑,时尔咳嗽了一声,一脚踢到他小腿上。

    力道实在是有些大,路子及没成想她出这招,差点把肺咳出来,等喝完姚莉枝给他倒的水后,他才在时尔威胁的眼神中解释说:“姐姐可能是想跟我一起参加婚礼。”

    时尔心里默叹这是什么烂借口,嘴里却仍然要说:“对对对!我好久没参加过婚礼,想跟弟弟去凑个热闹。”

    谁知时睿却很是满意,感叹着说:“你们姐弟俩关系这么好,我和莉枝就放心了。”

    姚莉枝也是一脸感动。

    时尔汗颜,要是让姚阿姨知道我和她儿子关系已经好到睡一张床了,她还会不会对我那么好?

    饭后,那个已经和她睡到一张床上的人偷偷把她往自己的房间拉。

    时尔“半推半就”的进了路子及的房间,还气他刚才不肯第一时间来帮自己,用手抵着他的胸膛不给亲。

    “不要你亲我,就会看热闹。”时尔说是生气,其实是在撒娇,就差往脸上写着“快来哄我”四个大字儿了。

    路子及反握住她扣在自己身前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她纤细的手指,就这么无言的看着她,但眉眼却笑成一弯小船,松软的头发蓬松低垂,遮住他的额头,在午后温暖的空气里香甜的像是草莓味的奶油华夫饼。

    时尔看着这样的他根本生不起气来,只恨不得把整颗心都掏给他。

    她原来是不信的,世界上竟然有这样一个,从里到外,连头发丝都算起,完完全全贴合她所渴望的那个人。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