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路子及,我疼

    时尔站在医院手术室前的雪白过道里,身边不时地有医生和护士穿梭而过,头顶的灯亮的惊人,照的时睿脸色愈发惨白。

    时尔就这么怔怔的看着时睿崩溃到和医生几乎快吵起来,他一直在大声质问“为什么会大出血”。

    这怎么能怪医生呢?时尔心想,姚阿姨的年纪本来就不适合怀孕,她这个月的精神显而易见的差,今天,今天是什么日子,她爸爸也晓得,姚阿姨从早上就开始梨花带雨的,身体和精神双重压力,她怎么可能受得了?

    “不要孩子!大人一定要平安!”时睿额头上的汗一层一层的往外冒。

    他身边的助理忙前忙后的和医生沟通,时睿说完那句话后就站在手术室前用手抵着额头一动不动。

    时尔有心去安慰安慰他,可她突然发觉,她的脚似乎被钉在原地,一动也动不了。

    强烈得白炽灯光照的时尔有些发蒙,她的心跳的很快,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突然对路子及的情绪有些感同身受了。

    如果,如果时睿这么爱姚莉枝,那么过去的这些年,他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路家交往?他是如何同路子及的父亲称兄道弟?他是否做过一些对不起路叔叔的事情?他和姚莉枝到底...

    姚莉枝呢?如果她爱的是路子及的父亲,为什么要嫁给时睿?如果她爱的是时睿,又为什么在路子及父亲的忌日表现的这样伤心?

    一重接着一重的问题压得时尔喘不过来气,这其中错综复杂,牵牵绕绕,牵扯的是上一辈的爱恨情仇,她不得而知,姚莉枝来后的一幕幕在她眼前飞速闪现,似乎问题的答案马上就要浮现,可又马上淫灭在黑暗中。

    恍惚中,她听见一个医生从手术室出来,似乎在说什么“血源”“调配”之后的话。

    紧接着,她看到时睿疯了一般的向她跑了过来,拽着的手腕对医生说:“我女儿血型和她一致,可以马上输血!”

    时尔看着时睿紧抓着她的手,因为过分用力,把她的手腕勒的一阵发白,她想说“爸爸,疼”,可张了张嘴,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医生说:“时先生,你冷静一些,血亲之间不能互相输血,血源很快就能送到。”

    时睿猛地愣住了,他站在原地,几乎有十几秒钟没有在说话。

    时尔听见自己声音:“爸爸,我可以给姚阿姨输血,我和她不是...”

    “你闭嘴!”时睿压抑而凶狠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不要说话,不要...”

    “爸爸...”

    时尔口袋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足足响了半分钟她才回过神来去接听。

    “你在哪儿?不是说过来接我吗,是不是忘了?”是路子及调笑的声音。

    “姚阿姨大出血,在中医院。”

    “什么?!”

    “你快来。”

    “嘟嘟嘟——”

    路子及赶到医院的时候姚莉枝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时睿一脸冷汗的坐在医院走廊的蓝色塑料椅上,双目无神的盯着地面上一个虚无的点。

    他的助理见路子及来了,急忙上前说明情况,路子及听完后才放下半颗心。

    “时叔叔。”路子及走到时睿面前,连着叫了他三声他才抬起头来。

    时睿看了他一眼,说:“你来了。”

    路子及瞧他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就是有火儿也发不出来了,皱了皱眉,他反倒安慰了一句:“您别担心,妈妈不会有事儿的,血源马上就能调过来,情况没有那么严重。”

    “嗯,嗯,不会有事儿的。”时睿一字一顿的说着,也不知道是真的相信了,还是在安慰自己。

    路子及不比时睿少担心,虽然他表面上瞧着冷静,可从知道开始,手就一直在抖,直到现在都控制不住的发麻。

    等等,时尔呢?

    路子及猛地站了起来,左右看都看不到时尔的影子。

    “赵助,时尔去哪儿了?”他直接问那个脑子还清醒一些的人。

    可赵助一愣,他一直在忙着和医生沟通,又要制止时睿发疯,还真没有空再去看时尔,“时小姐刚才还在这里...”

    路子及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嘱咐赵助手术结束立马通知他后,他马上转身去找人。

    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在他急的浑身都是汗的时候,在昏暗的楼梯间看到蜷缩成一团的时尔。

    路子及重重的喘了口气,他一边向时尔走过去,一边叹道:“你吓死我...”

    “你怎么在这里,我...”

    他的手刚碰到时尔的肩膀就被她猛地推开,楼梯间里的灯坏了,路子及看不清时尔的表情,却仍然被她过激的反应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被吓到了吗,放心,妈妈会没事的,我们回去吧。”路子及说。

    时尔坐在楼梯上,依靠在墙上缩成一团,她根本没去听路子及说了些什么,只是出神的叫他的名字:“路子及,你知道吗,爸爸他不是一直都这么爱我的。”

    路子及不明白,“什么?”

    “我是吴妈带大的,小的时候,我很少能见到爸爸,他每天都很忙,很少回家,即便是回家,也是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任何人都不准进去,包括我。”

    “我那个时候,每天都希望他可以抱一抱我,可以像别的小朋友的爸爸那样,送我去上学,和我一起吃饭,给我讲睡前故事,可是,从来都没有。”

    “时尔...”

    “你听我我说完好不好?我从来都没有和别人说过这些,就连皮熠安都不知道,我是多么的害怕,害怕以前的那个爸爸会回来。”

    “我为了让他回来陪陪我,故意在大雪天脱掉羽绒服,偷偷的吃雪糕,我想,如果我生病了爸爸肯定会心疼我,我让吴妈给他打电话,可吴妈说,他在外省,回不来。”

    “就在我以为爸爸会一直这样下去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他喝的半醉,回家来跟我说‘她问我你过的开不开心,喜欢吃些什么,可我都不知道,她好像有些不高兴了’。”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爸爸说的是谁,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可自从那一天后,他就开始对我很好很好,他对我笑,送我上学,给我做饭。你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高兴,我以为是因为我生日时候许愿成功了。”

    这些事情都太久远了,远到时尔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干干净净,可原来,它们就安睡在她的脑海里,潜伏着,等待着,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争先恐后的跳出来,叫嚣着要给时尔致命一击。

    “路子及,我疼...”

    哽咽声渐重,路子及这才发现,时尔在哭。

    那个脸上永远带着七分笑意,天真到不谙世事,相信这世界充斥着美好和善良,宁愿自己受委屈也永远不苛责别人的时尔,像一只朝阳而生的向日葵一样的时尔,缩在医院一个冰冷昏暗的角落里,哭着说,她疼。

    有没有人救救我,有没有人来寻我,有没有人发现,我疼,浑身都疼,疼的站不起来,疼的浑身颤栗。

    一个温暖的怀抱猛地贴近,时尔感觉到自己被揉进了一个散发着暖香的结实胸膛,有力的臂膀紧紧的圈住了她,柔软的唇在她额头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黑暗和冰冷逐渐褪去,一个坚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别怕,你有我了。”

    去他妈的报仇!路子及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心疼的快要裂开来,当她的眼泪滴到他的脖颈上,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谁都不能伤害时尔,谁都不能。

    他不要报仇了,他什么都不要了,他不能失去怀里的这个人,他要把她紧紧的勒在身边,他要她永远都天真而不谙世事,他要她永远都不会伤心。

    他舍不得,他失败了,他承认,他爱时尔,他这样的爱时尔,和她比起来,其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值一提,他是疯了才会想要去伤害她!

    一想到这里,路子及就一阵后怕,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失去她,如果她知道他接近她的初衷...

    路子及吓得浑身都发颤,他胡乱的亲吻着时尔的面庞,吻去她汹涌的泪水,一声又一声的低声哄着她,把她整个人抱起来坐到自己的腿上,就像哄孩子那样一下一下的温柔拍打着她的后背。

    幸好,幸好一切都不是不可挽回。

    赵助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时尔的情绪已经被路子及安抚的稳定的多,只是脑子里的事情乱成一团,仍然是浑浑噩噩的。

    “时尔。”路子及擦干净她眼角的泪,又吻了吻她哭的红肿的眼睛,“想不想睡觉,我送你回家休息好不好?”

    时尔摇了摇头,嗓子干涩,鼻音很重:“我想去看看姚阿姨。”

    路子及爱怜的揉了揉她的脸,叹了一声:“乖。”

    他们直接去了病房,姚莉枝还没醒,脸色煞白的躺在病床上,手上还打着点滴,时睿就坐在床边的椅子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