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冬天比往常要更冷一些,她裹成毛茸茸的一团仍然扛不住室外的冷空气,在车里聚集起来的那些温度早就挥发干净了。

    路子及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她正钻进一家星巴克要了杯香草拿铁来救命。

    “起床没有,不要躲懒不吃早饭,知道吗?”路子及关切的嘱咐。

    时尔撒了谎,说了句知道了,就开始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薛老先生对你可真好,干什么都带着你。”

    那边的路子及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儿才低笑了两声,撩拨时尔道:“怎么,想我吗?”

    “嗯...”

    两个人一直聊到时尔喝完整杯咖啡,回到车里的时候时尔没忍住又拿起副驾驶上的玉雕坠子看了半晌,怎么都觉得十分满意。

    路子及快到生日了,时尔一直苦恼送些什么好,皮皮建议她发挥绝活,绣个并蒂莲就鸳鸯的荷包送他,可时尔总觉得那样太过敷衍,便想起玉骨楼的玉雕手艺来,先前联系了他们家的大师傅加急制作,今儿是专门过来取的。

    选的是上好的羊脂玉,手感油腻润滑,时尔想象着它挂在路子及胸前的样子,一阵欢喜。

    巧的是玉骨楼的一店驻扎地是路子及的老家,离南城不远的一个市,时尔来了就忍不住到处走走看,想象着路子及在这里长大的样子,就有些舍不得走了。

    小时候只见过他一面,那时候他好像才十二三岁的样子,小模样就已经出落的很水灵了,再大些到了十六七怕是更惹眼,时尔很遗憾没有参与他的未成年时期,也不晓得他那个时候的脾气是不是更软一些,有没有被小女生追着跑。

    中午在久负盛名的本帮馆子吃完后,时尔就打算回去了,堵车的时候却正巧堵在一家花店门前,一大把新鲜的寒菊摆在玻璃后。

    时尔用手指敲着方向盘,抿着嘴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再多留一会儿。

    她想去看看路子及的父亲,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缘故,路子及似乎是有些排斥这件事,但不论如何,她总算是晚辈,同路子及现在又是这样的关系,不去送束花总是有些失礼的。

    他父亲是警察,葬在公墓,并不难找,时尔买了花后便驱车前往,只是她总不好一个个墓头找过去,既不礼貌,也慎得慌,时尔就跟守墓的大爷打听了下。

    “你是路警官什么人啊?”守墓的大爷问道。

    时尔没好意思说我可能是他儿媳妇,随口绉了个理由:“路警官救过我。”

    大爷严肃的表情立马变了,笑呵呵的说:“我猜也是,这每年啊来祭拜路警官的人可多哩,你跟我来,我带你去。”

    “不瞒你说,我也是受过路警官恩惠的人,当年啊...”

    大爷边说着往事边把时尔往里带,时尔边听着边抬头看四周的环境,这里面种了大片大片的松柏,周围的都是高大浓密的,风穿过松树林,会发出低哀的鸣叫,听起来既肃穆又悲切,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敬畏之情。

    大爷走后,时尔把花端正的摆在墓前,规规矩矩的鞠了三躬,而后又蹲了下来,和墓碑上那张穿戴着制服的照片说话。

    “路叔叔,您还记得我吗?我是时尔啊,您以前还夸过我漂亮呢。”

    “这么晚才来看您是我不好,但是其实都怪路子及,他那人好小气啊,不过您放心,他比我小,我不跟他计较。”

    “......总之,您放心,我会对您儿子很好很好的。”

    待了快一个小时,时尔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只是随着心意,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罢了,比如路子及很得院长喜爱,比如路子及也招小姑娘之类的,她总是捡着一些开心的事说给路子及的父亲听。

    正准备走的时候,时尔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

    略微一抬头,竟然是路子及和守墓的大爷在说些什么,两个人一看就是熟识,一边说着一边朝向这边走。

    那一瞬间,时尔没工夫去想路子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她只是想着赶紧躲起来,别让路子及看见她在这儿。

    上一次路叔叔的忌日,他就不愿意她一同前往,时尔还记得那时候他的神情,很是为难却又极力不愿让她尴尬。

    时尔左右看了看,好在路子及父亲的墓地位置在边缘地带,后面就有一大片松树林,她躲到一棵树后蹲着,尽量把自己藏起来。

    “唉,人刚才还在的呢,什么时候走的。”大爷瞧了瞧,又说:“小路你看,这花儿就是那个小姑娘送的。”

    路子及看着那一大簇白色的菊花,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怪异的感觉,可那感觉稍纵即逝,他并未深究,每年都有不少人来探望他父亲,倒也不足为奇。

    “没关系,麻烦您了李叔。”路子及同人寒暄。

    大爷拍了拍他的胳膊,叹口气:“和李叔客气什么,行了,你和路警官说话把,我走了。”

    松树林里的温度比外面还要低,可时尔愣是生出一身汗,她紧张的心脏砰砰的跳,生怕路子及发现她,万一他质问,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在别人看来她这么做或许是毫无必要的,换上皮皮说不准还得给她翻个白眼,可时尔心里总是存着一道坎儿,跟别人也解释不清,当下唯一希望的就是趁着路子及不注意悄悄离开。

    这个点儿来墓园的人不多,所以路子及那边儿有什么动静儿,时尔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给他爸爸换上了新的贡品,然后一言不发的,随意坐在墓前和他爸爸喝起了酒,52度的白酒,他没一会儿就喝了半斤,时尔看的一阵皱眉,替他担心。

    然后就听见他叹了口气,说:“爸,儿子是来给您赔罪的,先前跟您保证的事儿,我没做到,不过,您大概也不希望我那么做吧。”

    时尔听不明白路子及在说些什么,当下心里还一阵好笑,觉得路子及可真逗,跟故去的人还承诺什么呀?健在的人把自己活好最重要啊。

    不过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路子及说:“爸,我真的喜欢上时睿的女儿了。”

    “她和时睿不一样,她...她特别单纯,我刻意接近她,想利用她来报复时睿,做的这么明显,连我自己都觉得漏洞百出,可是她竟然都没发现,好傻。”

    路子及到底在说什么啊,时尔一瞬间僵在原地,她似乎能听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停止流动的声音,手脚都几乎硬化,她一动不动,感性让她快点逃走,可理性叫嚣着要她留下来。

    “妈没能把那个孩子生下来,把时睿吓坏了,他当时那个反应...爸,他好像真的很爱我妈,我原来一直对他们俩的感情很厌恶,可现在却很矛盾,爸,对不起。”

    因为紧张而生出的那层汗已经变得冰凉,湿漉漉的附着在里层衣服上,又是一阵风吹过,时尔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原先,总以为“心痛”是个夸大的形容词,却不想是个真实的动词,时尔捂着心脏撑不住那股猛烈的痛半跪在地上,力气大到把胸前的那片衣服抓出杂乱的折痕,这个世界都变得混沌起来,她视线范围猛地缩小,她几乎只能看清眼前那几株枯萎的草。

    可路子及的话语那么清楚。

    她原来爱到极致的声音,如今却像是一把淬了毒的刀,刀刀都刺向她的胸口。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时睿的女儿...”

    “刚在一起的时候,我每天都很痛苦,所以开始逃避,躲着好几天不敢见她...”

    别说了,求你,真的别说了,我受不住了。

    “原本,是打算在让时睿妻离子散,可是爸,我算计了那么久,却没有算准我自己,我...”路子及已经喝了微醺,靠在墓碑上呢喃着什么,意识开始涣散。

    时尔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走出那片松树林的,等她能勉强看清周围事物的时候,她已经快到墓园门口了,看门的大爷瞧见她就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冲着她的方向说:“姑娘,你没走啊?你...你怎么哭了?”

    大爷或许是以为她是因怀念逝者太过悲伤,安慰道:“人都去了一年多了,节哀啊。”

    时尔麻木的抚上脸,竟然真的摸到一片水渍,“我...我哭了吗...”

    大爷一脸惊诧的表情,“姑娘,你没事儿吧?”

    “没...没事...”时尔说完,就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她太需要逃离这个地方了,只要再待上一分钟,她就再也撑不住了。

    回到了车上,把空调开到最高温,可时尔身体里那股凉气怎么去驱散不了,她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手脚酸软无力,整个人几乎是佝偻在驾驶位上,脸上的水渍被她抹去,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紧紧的抓住,轻而易举就能把它捏的粉碎,嘴里用上一股若有似无的腥味儿,舌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咬破了,喉咙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噎住,堵的厉害。

    时尔恍惚间意识到,她现在应该哭出来才对,可眼泪却怎么都流不出来了。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