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明明有父母情人,她却感受不到爱意。

    所有人都在笑,他们看起来是多么的开心,多么的真挚,谁能晓得,这一副副华丽的面孔衣衫下,藏着的究竟是真心还是利剑。

    路子及似乎在说:“嫁给我吧。”

    时尔歪着头笑了笑,她终于听到自己的声音:“好啊。”

    被路子及紧紧抱住的时候,时尔看到了正在哭泣的姚莉枝和搂着她悉心安慰的时睿。

    画面转换,镜头对准了餐桌。

    姚莉枝脸上挂满了笑,已经在同时睿商量婚礼要什么时候举办,要请多少人,是中式还是西式。

    时睿笑道:“那些都不急,现在有一点最紧要。”

    他转脸看着时尔,说:“宝贝,你已经答应了小路的求婚,以后可是要改口了,要管姚阿姨叫妈了,知道吗?”

    姚莉枝大概没想到时睿会说这些,激动地热泪盈眶,期待的看着时尔,等待着她叫出那一声迟了二十五年的“妈”。

    时尔控制不住的笑出了声来,她看着身边的这三个人,笑的不可抑制,笑的弯下了腰,笑的眼角都渗出了泪。

    “爸,你不是忘了吧,我妈早就死了,是你告诉我的。我从小就没妈,没道理现在冒出来一个人我就要管她叫妈。”时尔坐下椅子上,甚至还尝了一口鱼生,“嗯,这三文鱼挺新鲜的。”

    餐厅里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路子及和姚莉枝都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还没从时尔的那句明显含着刺的话里反应过来。

    时睿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压抑着怒火,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快给姚阿姨道歉!”

    路子及心里的不安在此刻不停地飙升,他叫了一声“时尔”,想去拉她的手,可被她一下子躲开。

    时尔讥笑着看着路子及,啧了一声,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别碰我吗,我觉着恶心。”

    路子及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时尔...你怎么了?”

    时睿猛地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跟时尔说:“时尔,你这是要干嘛!你是不是疯了!”

    姚莉枝眼泪汪汪的拉着时睿,小声的劝着。

    整个餐厅乱成一团,仿佛是被撕掉了伪装的鬼怪舞会,大家终于露出了马脚。

    时尔却得意的看着这三人的丑态,对着时睿露出了个挑衅的笑,“爸爸,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渐渐地,时尔的脸上的笑褪去,只剩下刀锋一般的冷漠。

    “爱慕了几十年的女人终于娶回了家,你应该高兴的快疯了吧?本以为能老来得子,谁知道根本是痴心妄想,她大出血的时候你一心想要我给她输血,可医生说‘直系亲属输血会引起病症’,哈哈,可真是好笑。爸,我一直很纳闷,你为什么会这么爽快的同意我和路子及的事情,现在我知道了,你是想圆了姚莉枝的梦,你想让我叫她一声妈。”

    “我告诉你,我妈早就死了,这个女人,她不会是我妈,我绝不会叫她一声妈!她怎么配!”

    死一般的沉积。

    时睿和姚莉枝似乎被这一番话炸出了魂魄,两个人呼吸沉重,嘴唇颤抖,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时尔。

    只有路子及听不懂时尔在说什么。

    他脸上一阵阵的发白,“时尔,你到底在说什么?”

    时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忘了这里还有一个蒙在鼓里的傻子,医学生怎么会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说...”

    姚莉枝突然发出一声急促的尖叫:“时尔——!”

    时尔讥笑着看向姚莉枝,“姚阿姨,您对路子及可真好,一点儿都瞧不出来是后妈,今年感动中国的奖应该颁给您。”

    路子及的手颤抖的厉害,他崩溃的喊:“时尔!”

    “怎么,不信啊?”时尔从包里把她复印好的鉴定书掏出来,猛地摔在桌子上,“都看看吧,我复印了很多,人人有份儿。”

    即使看着眼前这三个人越来越惨败的神情,时尔也没有觉得身体里铺天盖地的痛苦减轻一些。

    她死死地盯着时睿,观察着他脸上露出的每一丝情绪,许久才颤抖着开口:“爸,有一件事我从小就很想问你。”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我是你的女儿,你有没有真心的爱过你唯一的女儿?”

    卑微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books/656108/articles/7569675

    卑微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

    餐厅顶上的水晶灯散发着刺眼的光,原本丰盛的餐桌上散落着无数的纸张,纸张的边角耷拉在精致的餐盘里,沾染上橙黄的油渍,显得脏乱不堪。

    气氛压抑到了一个顶端,所有人都在沉默着,寂静到几乎能清晰的听清楚大家急促交杂的呼吸和心跳。

    时尔的手攥的太紧了,甚至指甲无意识的将手心的嫩肉掐出好几个月牙形的痕迹。

    她在等那个她迫切需要的答案。

    时睿整个人都似乎瞬间老了十岁,脸上的意气风发尽然消失,他无力地把自己摔在椅子里,痛苦的用手撑住额头,沙哑着说:“为人父母,哪有不爱子女的。只是你出生的时候,我和你妈...姚阿姨都太慌乱了,后来我一个人带着你,是我创业最紧张的时期,等我反应过来,你已经可以读小学了。时尔,爸爸一直很内疚没有一直陪在你身边。”

    时尔的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下来了,她咬住嘴唇,死死地压制住嚎啕大哭的冲动,哽咽着问:“爸,我们能不能回去啊,我可以不要妈妈我也不要结婚,好不好,只有我们两个,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我们像以前那样,好不好?”

    时睿抬头用满含着悲悯的眼光看向女儿,无可奈何的叹了声气,说:“乖,别闹。”

    时尔猛地回过神来,她意识到自己又在说傻话,在习惯性的妥协和求饶,她的父亲,是一个能为一个女人苦等二十几年且毫无怨言的人,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远远不能够抵消他对姚莉枝的那份痴心和爱意。

    是她妄想了。

    事已至此,所有的不堪都已经被揭开,路子及整个人还没从这场剧烈的冲击中清醒过来,整个人浑浑噩噩的低着头坐着椅子上,身体颤抖的厉害,事实伤害的不仅是时尔,同样也击碎了他的情感。

    一直在沉默的姚莉枝突然站了起来,步履阑珊的走向路子及,拍了拍他的肩膀,颤抖对他说:“小路,小路,乖孩子,我们走。”

    路子及抬头看着她,满眼都是迷茫和无所适从,他精神恍惚的下意识的低声呢喃:“...妈...”

    “我们走,我们走。”姚莉枝试图把他拽起来。

    可路子及一个身高体长的小伙子哪里是她能拉的起来的,尤其是他现下还处在糟糕的状态。

    路子及的呼吸都是抖的,他眼角通红,脸色苍白的像是深冬新雪,“妈,妈,时尔说的是真的吗?”

    姚莉枝看着这样的路子及心疼的无以复加,她随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泪,哽咽道:“那些都不重要,不重要的,我永远是你妈妈,你永远是我的儿子。”

    路子及怔怔的看着姚莉枝,混沌的脑子让他无法马上辨别出姚莉枝话里更深一层的含义。

    时睿怎么可能让姚莉枝离开,他心心念念这么多年,无非是念的一个她罢了,软声哄她:“莉枝,你不要闹,你和小路都去楼上休息,我会解决这件事的,好不好?”

    姚莉枝的眼泪根本止不住:“不,是我不好,是我做错了,如果不是我嫁给你,就不会造成今天这个后果,时尔说的对,我们应该像以前那样,我们...”

    话没说完,时尔就忍不住嗤笑出声,“像以前那样?什么样儿?你忠贞的为你的爱情守节,然后默默接受我爸对你的好,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你他妈恶心谁呢?路叔叔刚死,你就迫不及待的嫁给我爸,姚莉枝,你真的懂得什么叫“爱”,你真的会“爱”人吗?你做人还有没有底线了!你...”

    “啪”——

    时睿扇了一时尔耳光。

    “我是这么教你的嘛?时尔,无论如何,她是你妈!”

    其实力道并不重,时睿在快贴紧时尔脸颊的时候刻意收了力道,基本上只能算是轻轻擦过。

    可时尔还是疼,比知道路子及的龌龊事,比知道姚莉枝和她血缘关系的时候,都要疼。

    从来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的爸爸,为了别人,打了她。

    那些她想要争执的,嘶吼的,破坏的东西,在这一瞬间连最后那一点价值都没有,时尔绷起来的那股气被这一巴掌打的消失殆尽。

    她突然觉得自己是这样的可笑,像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她本不敢承认的,她是这样的嫉妒姚莉枝,嫉妒是她这样一个女人,获得了那些她万分渴求的,时睿的全部的爱,最重要的是,她对这份爱是这样的不屑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