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喂,简照南,你快过来把你师弟弄走!”

    路子及自我折磨似的一遍遍回忆着他和时尔发生的点点滴滴,从上海的第一次见面,到最后她把戒指扔掉的决绝,他自诩聪明,却连自己的真心都看不透,他自诩正义,却原来他才是那个“真正”的外人。

    他抢走了本该属于时尔的母亲,他亲手打碎了保护她独立王国的玻璃罩,他曾那般信誓旦旦的发誓要让她永远生活的肆意而美好,却原来他自己才是那个“不美好”。

    老天,他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路子及痛苦的捂住脸,他是加害者,他破坏了一切。

    一双昂贵锃亮的男式皮鞋出现在路子及眼前,他的眼神慢慢往上移,整洁利落的黑色休闲西装外搭配熨的板直的大衣,温柔淡然的一张脸,此刻眉头微微皱着,琥珀色的瞳孔含着淡淡的担忧。

    是简照南。

    路子及怔怔的看着他,无力地喊了句:“师哥。”

    简照南看着颓废的坐在台阶上的小师弟,揉了揉他的头发,叹气道:“怎么弄成这样子。”

    路子及嗓子一哽,说了个“我”后就再说不出半个字。

    “起来。”简照南拍了拍他的肩,“看你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了,跟我回家收拾收拾。”

    路子及摇了摇头,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却因为太久没进食而导致低血糖,几乎在刚起身的一瞬间就是摔下去,还好简照南扶住了他。

    他半依靠在简照南身上,脸色白的吓人,嘴唇上都没了血色,却还是执着的说:“我不能走,师哥,我不能走,我要等她,你帮帮我吧,师哥,求你了。”

    简照南把他扶稳,“就算见了她,你能说些什么?”

    “我...”路子及满眼痛苦,“我不知道,可是我想见她,我害怕...我怕我一走她就不见了。”

    “听话,先跟我回去,等你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你到底要说些什么,况且你也要给时尔一些时间,小路,不要把她逼的太狠了,懂吗?”

    “师哥...”

    “我保证,会让你见到她,好吗?”

    路子及回头看那扇紧闭的门,不舍和紧张在眼中天人交战,而简照南也给了他足够的时间,他明白这有多煎熬。

    最终,路子及低下头,发出了一声苦涩的“嗯”。

    简照南把车钥匙给他,说:“下去等我,我进去说句话。”

    “师哥,你帮我看一眼时尔。”

    “知道了,去吧。”

    确定路子及下楼,简照南才放心的敲门,里边立马传来一声警惕的——“谁?”

    简照南失笑,清了清嗓子,说:“你男朋友。”

    皮熠安:“那小崽子呢?走了?”

    “嗯,开门吧。”

    皮熠安把门开了个特别小的缝儿,左右瞅了瞅,发现路子及确实不在了才真正的打开门。

    简照南叹了口气,试图劝道:“其实小路他也...”

    话没说完,被皮熠安飞过来的一个眼刀憋了回去,他双手举起来做投降状,老老实实的认错。

    “这还差不多。”皮熠安道。

    简照南挑了下眉:“老婆,不让我进去吗?”

    皮熠安:“嗯,你别进来了,时尔情绪不好。”

    简照南:“...哦。不论如何,临走之前让路子及见时尔一面吧,把话说清楚,安安,你不是时尔,不能替她做主。他们俩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太过,你这样并不是在保护她,嗯?”

    皮熠安一脸纠结:“但是时尔说她现在不想见他...”

    简照南没有再劝,临走前低头亲了亲皮熠安的脸颊,他知道皮熠安护短护的有多厉害,尤其是对时尔,现下她还能控制住自己没跟路子及打起来,估计已经是忍了又忍了。

    送走简照南,皮熠安回屋的时候才发现时尔已经整装待发了,她甚至化了淡妆,一看就是要出门的样子。

    “你要出去呀?”皮熠安紧张的问。

    反而是时尔给了她一个轻松的笑:“嗯,一会儿就回来,要我带点儿什么吗?芝士蛋糕?”

    时尔这种态度反而让皮熠安更加提心吊胆:“你干吗去啊?”

    “去找我爸。”

    “哦,找时叔啊...啊?你去找他啊?”

    时尔失笑,上前抱了抱皮熠安,轻叹:“没事的,皮皮,真的没事,你别担心我,我只是去想去和他道个别。”

    “...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可以。”

    时尔直接去了时睿的公司,刷了专用电梯的卡上到十八楼。

    赵助理刚从会议室里出来就迎面看见了时尔,他是接触时睿最深的人,对时家的家事比旁人都要了解,所以在此刻此地碰到时尔微微楞了一下,但是他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上前道:“时小姐,您怎么来了?老板他现在不在公司。”

    时尔冲他客气的笑了笑,说:“那麻烦你给他打了电话,就说我在这里等他。”

    赵助理应了下来。

    时睿的办公室对时尔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地方,她小学的时候特别黏时睿,放学了也不肯乖乖回家,时睿没办法,就让司机把她接到公司来,专门辟了个玩具室给她。有时候她玩累了,就迷迷糊糊的倒在玩具堆里睡着了,时睿就会把她抱起来放到休息室去,盖好小被子,亲一亲小脸蛋。

    再大一些,到了初中的时候,她喜欢隔壁班的小男生,偷偷给他写情书被时睿发现,结果时睿并没有斥责或者笑话她,反而一本正经的帮她修改了错别字,隔几天还问她有没有告白成功,时尔那会儿还有些婴儿肥,别别扭扭的说那个男孩子好像已经有女朋友了。

    时至今日,时尔都快忘了那个小男孩长的什么模样,却清楚的记得时睿和她说:“没关系,我的宝贝女儿会有最好的。”

    不是更好,是最好。

    时尔低笑出声,想起以往种种,到底还是幸福和快乐的多。

    一刻钟后,时睿就出现在了时尔的面前,他应该是来的很急,额头上都出了些汗,见到女儿还乖乖的坐在他的办公室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过两天不见,时睿就瘦了一大圈,时尔甚至看见了他颊边的几缕白发,衬的他好似瞬间步入老年。

    心头一酸,时尔站了起来,喊了一声:“爸。”

    “唉!”时睿重重的应声,让人把门关上,屋内就剩下父女两个,“爸爸这几天打了很多通电话给你,你都没接。”

    “嗯。”时尔语气淡然,“我冷静了两天,所以现在过来找您。”

    时睿一连说了几个好字,“快坐下,坐下来说。”

    几句话下来,不难听出父女俩已然有些生疏。

    时尔开门见山:“爸,我打算离开南城了。”

    时睿愣住了,有些激动:“你...时尔,你听爸爸说,我和...”

    “爸,你先听我说。”

    “我是很认真的考虑后才做了这个决定的,这么多年,我一直生活在您的羽翼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主动做些什么,靠自己的能力去争取一些东西,现在,我想换一个活法儿了,我想自己去闯一闯,想凭借自己的双手去赚自己该得到的东西,您明白吗?”

    时睿沉默良久,最终重重的叹了口气:“明白...我明白...”

    “爸爸,做您女儿的这些年,我一直很幸福。”时尔含着泪笑了笑,声音哽咽:“真的。就算到了现在,我也一直感恩做您的女儿。”

    时睿眼眶红个彻底,他有心抱一抱女儿,却不敢伸手去碰她。

    “但是爸爸,我现在撑不下去了,我觉得好累啊,我不想接受姚莉枝,我不想叫她妈妈,我想离她远远地,行吗?”

    时睿轻轻拥住女儿,颤抖的手在她后背拍了拍,就像小的时候那样,答应她的一切要求,“好,好,我的乖女儿,爸爸都答应你。”

    临走前,时尔犹豫许久,还是问了句:“她...没事儿吧?”

    时睿半天才反应过来时尔问的是姚莉枝,叹了口气,说了句“还好”。

    时尔没有再问,她的善良点到为止,“爸,我走了,往后这几年...您多保重。”

    当天下午,时尔和皮熠安改签了第二天中午去往深圳的飞机,提前了一个礼拜。

    晚上,时尔单独睡在自己的卧室。

    iPad里竟然有熟悉的提示音响起,“千里及”上线了。

    路子及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同时尔说说话了,她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的状态,路子及此刻也只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在博一把罢了。

    沙沙的声音传来,路子及还没开始说话,粉丝的弹幕已经占了满屏,他许久不上线,每一次唱歌对粉丝来说都是盛宴。

    从前时尔在这场盛宴里头,而现在她在外边。

    还没来得及关掉软件,时尔的手停留在“退出键”的上方,路子及格外沙哑低迷的声音传过来,竟有种濒死的绝望之感。

    “如果你在听,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