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乖。”时尔只以为是孩子怕羞,不好意思了,好心劝道:“钱不多,用完了在跟我要,只有一条,不许再去抱琴山庄,你还小,要乖一点的。”

    正说着,皮熠安给时尔来了电话,时尔着急接,主动给白嘉宴的安全带打开,连哄带轰的给人弄下了车,临走前不忘喊一声“好好学习”。

    白嘉宴瞅着时尔的车屁股一阵懵逼,好容易才给自己开解好,肯定是因为时尔以为自己还没工作,怕他缺钱花,于是才有了这一出。

    天,要让李奕柏那帮兔崽子知道,白嘉宴被女人塞了零花钱,非得笑到头掉再满地找头。

    白嘉宴拿着那张卡哭笑不得,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预备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还给她。

    上学的路不堵,回工作室的路倒是堵了,时尔给皮熠安发了条微信后就打开了车载电台,听着女主播说梅林关大堵后就换了个频道。

    是个音乐频道,时尔只听了三秒钟,就认得那个声音,那个无数次在她耳边低喃的,叫她为之沉迷,也为此付出巨大代价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时尔浑身都僵住了,同时又发生了耳鸣的状况,在几秒的耳膜堵塞般的沉闷后,尖锐的刺响声突然响起。

    就像是半年前的那一次...

    等到恢复正常,时尔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甚至手都在控制不住的小幅度抖动。

    无力的把额头抵在方向盘上,许久,时尔呼吸声渐渐平和下来,电台已经切换了歌儿,沙哑的男声吟唱着——“把时间倒回去,把记忆还给你,伤口会不会治愈。”

    猛地关掉了电台,把车窗打开缓了一会儿,时尔心里那股憋闷的感觉才略微好些。

    前头的车流终于开始移动,时尔擦了擦手心的汗,调整呼吸,重新上路。

    没关系的,只是碰巧而已,她怎么可能再因为那个人,付出一点心伤。

    没什么大不了的。

    时尔和皮熠安的工作室在福田区新越大厦十七层,名称“十熠纪录片工作室”,分别从俩人名讳中抽了一个字儿,如今也是刚把规模架起来,还处在初期阶段,人不多,但都是姐俩精心筛选的,现下正蓬勃发展,颇具前景。

    助理阿瑞见她来了后忙放下手里的活,和她说皮总在她办公室等着。

    时尔点了头就推门进去了,皮熠安正在打电话,冲她比了个等我的手势,时尔自顾自的把西装外套挂起来,趁着这段时间自己动手煮咖啡。

    不一会儿,整间办公室都被咖啡的香气所弥漫,等装了杯加了糖块儿,皮熠安也正好打完电话。

    “时老板,你厉害啊,嘉成那边儿都让你谈下来了,姜偕那边儿可是出了名儿的不好搞,刚刚就是她的私助给我打的电话。”皮熠安接过时尔递过来的咖啡,夸张的说道。

    时尔挑了下眉,半坐在办公桌上,不无得意的说:“再难搞的人也有弱点,姜偕的弱点就是她弟弟,搞定那个人就搞定了姜偕。”

    皮熠安笑道:“真有你的。”

    俩人正聊着,皮熠安突然盯着时尔看了半晌,直到把时尔都快盯毛了,才说:“你脸色怎么回事,昨天到底喝了多少啊?”

    时尔一愣,下意识的回:“没啊,没喝多少。”

    “没喝多少脸色这么难看?下次换我去。”

    时尔笑了笑:“别了,回头你家里那俩没得闹,要是搞砸了更糟糕。”

    皮熠安讪笑:“...惯得他们,真是...下回我非得好好正正家风!”

    这一篇就在玩笑间揭了过来,其实也不怪皮熠安多心,这半年来她是眼瞧着时尔的迅速变化的。

    在短短一百多天了,由一个天真到怯懦的性子变成如今的独当一面的“时总”,其间辛苦,可想而知。工作室能有如今规模,大半功劳都是时尔的,她工作起来有种不要命的架势。

    皮熠安曾一度担心她这样的状态会让她陷入另一个旋涡,可是简照南却说,时尔这是在自救,她沉默着用尽力气,努力救赎自己快陷入沼泽的破败灵魂,渴望迈入另一个新生。

    晚上,时尔去了皮熠安家做客,皮熠安现在和两个男朋友一块儿住,在华洲湾买了栋别墅,家里还养了只叫皮蛋的猫,最近皮蛋老婆生了崽儿,那户人家就送了一只过来。

    没想到下班的时候竟然是皮熠安的小男朋友顾延来接,他是个当红艺人,时间是用分秒来算的,竟然还能空出时间来围着皮熠安转,时尔估摸着他也是怕皮熠安太过于偏心简照南,抓紧一切时间刷存在感。

    双方打了招呼后就直奔华洲湾了,时尔对这地儿挺熟的,先头她还在这儿住过两月,后来实在是受不了那三个人成天腻歪才搬了出来。

    到底地儿,时尔首先下了车,给那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时间,皮蛋正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睡觉,被时尔一把抱在怀里猛亲了,“有没有想阿姨啊皮蛋!你儿子呢?”

    皮蛋被她弄得喵呜的挣扎着,一见顾延远远的过来了,慌忙的从时尔怀里跳出来跑区顾延脚边蹭他。

    气得时尔直翻白眼。

    餐厅里,简照南正在准备食材,时尔晃了一圈跟他打了招呼后就去找小猫崽子了,很小的一只,长的和皮蛋一模一样,可爱的不得了。

    时尔蹲在它的小窝边儿上聚精会神的看,喜欢的不得了,没成想皮蛋又窜了出来,叼着他儿子的后脖颈跑开了,一路把小猫放在简照南脚边,时尔气得差点没把皮蛋的窝给扔院子里。

    饱餐过后夜幕降临,时尔和皮熠安坐在落地窗前的羊绒地毯上聊天,皮熠安眼睛滴溜溜的转,问起了白嘉宴是怎么回事,她也只是听说时尔在抱琴庄园那边找了个小孩儿陪着,其它的一概不知,难免好奇和担心。

    时尔还不晓得怎么跟皮熠安说这事儿,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点实在的东西。

    皮熠安瞅她的样子也没逼问,来日方长,要真有什么,时尔肯定要跟她说的。

    正聊着,小猫崽儿磕磕绊绊的向两个人跑了过来,乖巧的坐在了时尔脚边冲着她喵喵的叫,时尔小心翼翼的把她捧起来,一脸惊喜的和皮熠安说:“皮皮,它喜欢我!”

    皮熠安点了点头,笑道:“那你把它带回家吧。”

    时尔:“真的吗!?”

    “真的,本来就是打算给你的。”

    时尔感叹道:“太好了,我本来还打算趁你们不注意偷回去。”

    皮熠安:“...打算叫什么名字?”

    “cigar。”

    “为什么叫雪茄啊?怎么着,你想试试那东西?”

    “不是,我念初中的时候就想好了,万一将来养了猫,就叫她雪茄。”

    皮熠安是想留时尔过夜的,但时尔着急带雪茄回去,想着正好现在去宠物店给它添置些东西,就没有留宿。

    其实皮熠安给雪茄准备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只是时尔作为新手妈妈难免兴奋,看见什么都想给自家毛孩子买,等从宠物店出来就已经九点多了,再回到家,已经过了十点。

    车开到楼下,拜托前台的人帮忙拿了一些东西,时尔抱着猫包一路带着笑往家走,电梯里保安和她闲聊,问道:“时小姐很喜欢猫吧,我们很少看见你笑的这么开心的时候。”

    时尔的笑停滞了一刻,转而又恢复了,她似是不经意的问道:“我...很少笑吗?”

    保安有些尴尬,觉得自己可能是说错话了,急忙找补回来,“额...也不是,可能因为您是做大生意的,肯定是严肃一点比较好。”

    不是这样的,时尔心想,她从前也很喜欢笑。大概就是前头的二十多年笑的太多,才会导致现在快乐的时候那么少。

    出了电梯,时尔一拐弯就瞧见自家门口站了个人,高高瘦瘦的小伙子,一脑袋卷毛,瞅见她立马左摇右晃的摆了摆手,笑的见牙不见眼。

    就像一只快乐的小傻瓜。

    更像是从前那个,率真无邪的时尔。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此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因果轮回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PO18脸红心跳

    https://www.po18.tw/books/656108/articles/7645256

    因果轮回

    霞光漫天的时候,H大舞蹈房里的学生越来越少,渐渐地,只剩下白嘉宴一个人挥汗如雨,一个旋转后,白嘉宴脱力似的呈大字躺在地板上,胸膛和腰腹不住的起伏,因浸湿了汗水紧紧的贴在皮肉上,将那布料下的线条看的一清二楚。

    灯光刺眼,他抬手覆在眼前遮挡,片刻后又恢复体力,一个鲤鱼打挺就蹦了起来,拿起角落里的矿泉水瓶嘟咕嘟咕的灌下去半瓶,边喝,双目还灼灼的盯着桌上的手机。

    明显,他在期待着某人的信息。

    下午给时尔发的微信,她到现在也没回,说不失望是假的。

    正想着,微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