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够尴尬了,白嘉宴怒气冲冲的走后时尔背对着她半天不讲话,皮熠安自觉做错了事儿,也不敢吱声,结果突然发现时尔靠着墙慢慢的滑到了地上。

    “十二!”皮熠安吓得腿脚发软,把人扶着靠在自己身上,看时尔双手捂着耳朵痛的额头都冒出冷汗。

    “你...你别吓我啊,我现在就打电话,急救是多少来着,1...120...?”皮熠安胡乱的把手机翻出来,却颤抖的连屏幕都打不开,“操!这破手机...”

    雪茄还小,根本不懂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围着时尔不住的叫。

    时尔气若游丝的靠在皮熠安身上,“没事,别打电话...一会儿就好了。”

    缓了好一会儿,时尔的耳鸣症状终于消失,大冬天的愣是出了一身的汗,任凭皮熠安怎么问都不肯开口,要她怎么才能说出口,说她自从得过ASD后就经常性的耳鸣,说她只要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就会病发,现在甚至在情绪起伏太大的情况下都会变的这样糟糕?

    太丢人了,时尔想,她怎么会还在那个人的阴影下,她怎么会糟糕到这样的地步?

    “不行,必须去医院!”皮熠安急躁的绕着沙发来回走了好几圈。

    时尔还软趴趴的靠着沙发背,雪茄乖乖的窝在她腿上舔她的手,她闻言勉强笑了笑,说:“别闹,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只是耳鸣而已。”

    皮熠安眯着眼睛盯着时尔:“十二,你老实跟我说,这情况有多久了?”

    “什么多久了?”时尔低着头装傻,“今天是第一次,你别见风就是雨的。”

    皮熠安还是不怎么相信,哐当往沙发上一坐,揣着手沉思半晌,一脸纠结的抬头,说:“简照南前段时间跟我说...”

    时尔眼皮猛地一跳,撸猫的手都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却仍假装平静的问:“...说什么。”

    皮熠安瞧了瞧时尔的脸色,最终还是摆了摆手,道:“没什么...”

    时尔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现在又有个横插一脚的白嘉宴,眼瞧着日子有了盼头,她不能再告诉她,路子及还陷在原地没有走出来,已经到了月月去看心理医生的地步。

    皮熠安顾不上别人,只想把时尔拉出深渊,期盼着白嘉宴真的能够拯救她。

    第二天,时尔经手的一个纪录片项目正式启动,这个纪录片的名称是《同妻》,派出了十熠工作室最精良的一支团队,前期时尔会跟进负责,大概会出差两个月,雪茄已经托付给了皮熠安。

    时尔临走前皮熠安还在念叨,“你不是为了躲白嘉宴那小子吧...”

    时尔白了皮熠安一眼,嘱咐道:“雪茄该做绝育了啊,你让简照南多上心,还有,白嘉宴要是再过来,你就打断腿扔出去。”

    皮熠安嘟囔:“要打你打,我可不敢,他妈妈真的是...那谁啊?”

    时尔挑眉点了点头。

    皮熠安打了个哆嗦,“你怎么招一个这么吓人的回来。”

    时尔:“行了,你的好到哪儿去啊?”

    1V2的皮熠安赶紧闭嘴,她哪有资格在这种事儿上还嘴?

    时尔原定的两个月行程推延到了三个月,中间恰好过年,整个团队没有一个人回家,和纪录片的主人公们一起跨了新年,餐桌上大家都闭口不提生活里的不堪,平时性格较内向的都难得有了笑脸。

    伴随着新年倒计时的欢呼声,生活似乎有了新的希望。

    时尔望着窗外绚烂的烟花时手机铃声响了,是来自南城的号码,她的父亲的新春贺电。

    她悄悄离开了热闹的包厢,在应急通道里接通了电话。

    “...爸。”

    时睿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似乎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蔼温柔,“宝贝,新年快乐。”

    时尔重重的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恢复澄澈,“新年快乐。”

    父女二人久久无言。

    时睿绞尽脑汁的在那一头说一些家长里短的事,颠三倒四的却也只是废话,时尔沉默的听着,连一个嗯字都发不出来。

    好久,时睿才敢提到姚莉枝,“她过的不好,自从你走后小路就没怎么回过家,现在...”

    “爸。”时尔冷声打断他,“我很忙,先挂了。”

    “时尔...”

    “您保重身体,再见。”

    嘟嘟嘟——

    昏暗的楼梯间,冷风从窗户的缝隙中渗入,绿色的标识幽幽的发着光,打火机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小小空间响了起来,火光吞噬香烟,尼古丁的香气弥漫。

    时尔重重的吸了一口,坐在冰凉的台阶上沉默的抽完一整根。

    把烟屁股扔进垃圾桶,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昂首挺胸的向前走,推开包厢的门拥抱一室欢笑。

    没关系,时尔已经不是从前的时尔。

    新一年的二月底,时尔返程回深圳,飞机餐不对胃口,一天没进食的时尔也不想勉强自己吞咽下肚,她在飞行中沉沉的睡过去,最后由空姐叫醒,温柔提醒她已经到达深圳。

    皮熠安本要来接,但却忙的脱不开身,时尔也拒绝了阿瑞的接机,她想先回家洗个澡睡一觉,再去皮皮家里接雪茄。

    出租车上皮熠安打来电话,说她离开后没几日白嘉宴又找上门来,一脸憋屈的说来找奶奶。

    时尔想起他离开时的那句“我再来找你就是你孙子”后噗嗤笑出声来。

    皮熠安又说,白嘉宴接连来了好久,后来知道她是真的出差后就老实了,又恰逢学生放寒假,约莫是回家了,这几天寒假结束,他又开始日日蹲守,倒是有几分耐性。

    言语中不乏有为白嘉宴游说之意。

    时尔假装没有听出来。

    下出租后时尔一阵眩晕,估计是一天没进食,刚才又起的太猛,站在原地缓了好久才回过劲儿来,刚要抬脚进公寓大厦,却突然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

    时尔回过头去四处看了看,路上行人繁多,却都在匆忙赶路,哪有人在看她,时尔心道自己估计是被白嘉宴那小孩搞得多心了,便回身归家。

    却没有注意到,对街便利店里一道仓皇哀切的目光。

    时尔洗完澡后便倒进床里陷入睡眠,却并未得好梦,梦里一时是现在,又一时是从前,交织错乱,搞得时尔几欲发疯,醒过来后她才发觉喉咙干涩的说不出话来,脑子混混沌沌,大概是有些发烧,挣扎着起来喝了杯热喝水,想吃些东西却发现冰箱里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

    恰好皮熠安打电话过来,叫她去家里吃饭。

    窗外天空已经半昏半暗,霞光成菱纱,美的异常熟悉,时尔却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见过。

    半天才勉强穿好衣服,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时尔对自己说只要撑到皮熠安家里就好,有个现成的医生免费治疗。

    结果刚下楼就支撑不住,走出大厦的门双腿就软的站不住,扶着墙无力的往下倒。

    双眼彻底闭上前,她看见的是霞光万道和一个向着她奔跑而来的颀长身影。

    一双臂弯将她拥入怀里,身上有她钟爱的、熟悉的清新味道,这个人的胸膛有股说不出来的温暖可靠,时尔放心的睡过去,像是一个阔别家乡数年的旅人终于踏上了接临故土的甲板。

    我回来了,我很想你。

    你为什么不早些来寻我?

    我真的,也一样深受折磨。

    (在这边统一回复评论区的问题:本文结局1v1,唯一男主路子及,不会np)

    不要也罢春潮与凉风(海鲜皮皮酱)|PO18脸红心跳

    https://www.po18.tw/books/656108/articles/7653037

    不要也罢

    皮熠安看着病房里的照顾时尔的路子及差点炸毛,一只脚还没踏进“拿人”,就被简照南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抱着腰拦了下来。

    “你干嘛!”皮熠安没好气的瞪简照南。

    简照南叹了口气,拢了拢金贵媳妇儿耳边的碎发,温柔哄道:“宝贝儿,看在我的面子上给小路一点儿时间吧,怎么说也是他把时尔送来的医院,这两年他过的很不好,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孩子计较,好吗?”

    皮熠安叫简照南这一趟话捧的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总觉得不大对劲:“可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简照南搂进怀里来了个深吻,“乖,我们先不进去。”

    “好吧......”

    隔着病房门的一扇窗,皮熠安盯着路子及看了半晌,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正小心的把时尔的手贴在自己的脸庞,侧脸吻她手心,眼睛却片刻不离的盯着时尔的脸,其中的深情缱绻满的快溢出来,动作虔诚到皮熠安都不忍心打扰这温柔时光。

    她本来正和难得回家的顾延在家亲热,等着时尔过来吃饭,谁晓得简照南接了个电话后就把她从顾延怀里抱了出来直奔医院,弄得顾延到现在都还在家里闹。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