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尔待了一小会儿后独自一人进了吉普车,给简照南打了个电话.

    不出所料,路子及压根没把自己住院的事儿跟简照南说,他闻言后大吃一惊,当即订了第二天的机票,挂电话前简照南犹豫着问了一句:你现在和小路...

    已经有人在催着行动,时尔从车里跳了出来,熄灭了烟,倚在车门上抬眼望了望新疆美如画般星空,回:我希望他好,仅此而已.

    简照南叹了口气,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转院那天是个晴天,路子及和简照南迈出医院正门的时候看到了时尔,她应该是刚从山里出来,一身行头还没来得及换,头发长了些,被她随手团在头顶,素面朝天,浑身的利索劲儿,看起来特别飒,不少人的眼神都往她那边飘.

    我送你们去机场.她主动走了过来,语言行动都特别自然.

    路子及眼里没什么情绪,脸上挂着恹恹欲睡的表情,闻言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低低的说了声嗯.

    上了车,还是简照南坐的副驾驶,路子及靠在车窗上闭着眼,一路上都没说话,时尔和简照南聊了两句皮熠安和家里的两只猫,眼神通过后视镜瞥了瞥路子及,只看到他眼底淡淡的乌青.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路子及似乎是睡了一觉,到了地儿的时候还揉了揉眼,顺手把口罩和羽绒服帽子都戴上了,只露出一双雾蒙蒙的眼.

    我就不进去了,还有活儿没干.时尔说.

    简照南点了点头,说了声注意安全,然后从后备箱里把路子及的行李拿上,主动往前走了几步,给路子及留出了些道别的空间.

    许久,路子及都站在原地没说一句话,时尔也不催他,站在车旁沉默的等.

    两人隔着好几米,不时有车缓慢的行驶过,留下淡淡的汽油味,几分钟后,竟然有雪花慢悠悠的从天上飘落,天地万物似乎都开始安静下来.

    路子及这才挪了挪步子,向时尔走了过去.

    因为戴着口罩,他的声音被那层东西压得格外沉闷,可似乎又带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有一种说不出的颓唐和沮丧.

    这半年,我一直死皮赖脸的追着你跑,可我好像没有一次问过你,你究竟想不想要.路子及哑声说着,他甚至还轻轻笑了一声自嘲,又继续说: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可怎么想,都好像都没有求你原谅我的资格.你说你要开始新的生活,你想和从前彻底划清界限,好,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不会烦你,也不会让家里的事情烦你,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时尔没想过他会说出这么一段话,许久没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憋出了一个好字.

    路子及眼睛死死盯着时尔,似乎想从那张脸上盯出什么痕迹,但他只能接着说:我不会再去深圳,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要按时吃饭.

    时尔又说了声好,她语言在这一刻极度匮乏,都堵在喉咙里,其余一个字儿也蹦不出来.

    雪花已经在时尔肩膀上落了薄薄的一层,路子及微微上前,极轻极轻的,抱了时尔一下,又马上松开.

    这么短的一个拥抱,可时尔似乎还是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鼻子酸的几乎有些痛,她拼命的忍住,努力做出落落大方的姿态,好不容易说了一句:希望你...以后一切都好.

    路子及深深地看了她最后一眼,退了一步,突然说道:时尔,有一句话你说错了,你说没有什么事情比命重要,不对,在我这里,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话毕,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时尔全身的劲儿都松了,仿佛被卡车碾压过一遍,她咬着牙,可眼泪还是拼命的从眼眶里挤了出来.

    疼.

    怎么可能不疼,她几乎有些体会到了当初路子及在南城机场苦苦乞求她别走的心情,这样看着对方的背影,那种此生可能都不会再相见的恐慌萦绕着她整个身体.

    他们也曾并肩看日落,他们也曾牵手看星河.

    可到底还是走散了.

    时尔转身,用袖子粗鲁的把眼泪抹了下去,上了车,向着相反的方向奔驰而去.

    二月中旬,新疆雪豹的拍摄告一段落,时尔回了深圳,助理阿瑞来接的机,她连家都没回,直接回了工作室,皮熠安见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一直叫嚷着说她瘦了.

    没,是变成肌肉了.时尔说,跟拍野生动物是体力活,她这段时间身体倒是练出来了.

    因为太忙,雪茄一直养在皮熠安家,时尔并没有把它接回家,又过了一星期,她挤出一下午的时间去机场接白嘉宴.

    这段时间她深思熟虑,打算挑个合适的时候和他说分手,总不好再继续耽误他下去.

    不料接机的时候却接到了两个人,俞亚东竟然也跟着来了.

    白嘉宴看着比临走前瘦了不少,下巴都尖了,脾性也不如从前活泼,仿佛遭受了什么打击似的,一见着时尔就耷拉着眼腻在她身上,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当着俞亚东的面,时尔没敢多问,刚想问是直接送白嘉宴回学校还是怎么,俞亚东就开口了,他说:时小姐,让嘉宴在您那儿住几天,可以吗?

    时尔瞧着白嘉宴这个状态也不敢说不行,到最后竟然是俞亚东开车,白嘉宴拉着她在后座说话,都后来还靠着她的肩膀睡了过去.

    进了家门,白嘉宴就甩开鞋子钻进了卧室,时尔给他掖了掖被角后就出来了,俞亚东正在看茶几上白嘉宴和雪茄合照的相框.

    俞先生,请坐.时尔给他倒了杯热水.

    俞亚东把相框放回原处,突然说:其实嘉宴并不喜欢猫,他还小的时候家里养过一只,这小子见着都绕道走,还不许猫进他房间,说那东西总是掉毛.

    时尔有些意外,白嘉宴和雪茄一直相处的很好,甚至比她还喜欢给雪茄添置玩具,但俞亚东既然这么说了,自然不是随口唠家常.

    时尔三两拨千金,笑了笑说:确实有些掉毛,勤打理就好.

    俞亚东见她不接招,索性也不再绕弯子,直接问:时小姐打算什么时候和嘉宴说分手?

    时尔眉头微皱,她确实有意和白嘉宴分手,但俞亚东三番两次的警告还是让她很不舒服,便回道:这跟您似乎没有关系,我们会处理好自己的感情.

    俞亚东却笑了,他半靠着沙发背,说:你误会了,我这趟过来,是希望你短期内不要和嘉宴提分手.

    什么?时尔有些懵,不知道俞亚东究竟出的什么招.

    俞亚东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冷冷的看着时尔,说:过年期间,时小姐和前男友在新疆玩儿的愉快吗?

    时尔脸色陡然一变,咬牙问: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你应该很清楚.俞亚东语气淡淡的,却有股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威严,时小姐,你和前男友相会的时候,嘉宴却因为祖父去世深受打击,可他还是怕打扰你工作什么都不说,一直瞒着你,这段时间他状态很不对劲,你作为他的恋人,没有察觉到吗?

    我...时尔有心解释,可却还是什么都没说,俞亚东说的没错,白嘉宴这段时间和她通话的频率一直很少,也不如从前活泼,她曾觉出不大对劲,可工作太忙,就被她忽略了过去.

    她皱着眉说道:抱歉,是我做的不好.可是您这一趟过来,不会只是为了这个吧?

    当然.俞亚东说着,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个文件袋儿,递到了时尔面前的茶几上,淡淡说道:时小姐,看看吧.

    时尔一脸莫名的打开,拿出一沓十几页的纸,越往下看,脸色越差,看到最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这是她从小到大所有的资料.

    细到她小学一年级期末考试是多少分,大到姚莉枝和她在血源上的母女关系,条条框框,事无巨细,甚至连十熠从创始以来所有明面儿上的资料都有,更别提路子及和她发生的所有事情.

    时尔捏着纸的手指骨节用力的发白,她猛地把这堆东西摔到地上,怒目看着俞亚东,咬牙切齿的问:你到底想干嘛!

    俞亚东理了理钻石袖扣,雷打不动的保持着淡淡的笑,说:时小姐,请你理解一个父亲的爱子之心,嘉宴情况特殊,我希望你对他多用些心,你们俩之间,只有他说结束,才算是结束.

    时尔压着火,绷着脸回:俞先生未免太不讲理,正话反话都让您说了,分手与否您也想替我们做主,即便是白嘉宴的亲生父亲,也没有这个权利!

    俞亚东看着时尔,淡淡的回:他亲生父亲没有,我有.时小姐,您的工作室创建到如今并不容易,现下正是关键期,想来你也不想到此为止吧?

    俞亚东!时尔多少年没见过这种人了,气得手都发抖.

    俞亚东却啧了一声,笑说:除了嘉宴,好多年没有人连名带姓

- PO18 https://www.po18.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