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受不了,她舍不得把路子及一个人丢在这里,她怕他害怕.

    医生劝道:时小姐,我们得给他时间和空间,让他自己分清什么是假的,那样他才能好起来,你一直陪着他,他更加会把现实和虚幻混为一谈.

    时尔的嘴唇抖了抖,沉默良久,才对医生说:隔离前我再去见他一次,可以吗?

    小别离的那一天,是个好天气,那时候时尔已经怀了五个月了,肚子已经显怀,小斑马也会在妈妈的花宫里调皮的翻身打招呼.

    因为有一阵没见到白天这个时尔的缘故,路子及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他这时候还有些思考的能力,知道自己闯了祸,看着时尔的眼神有些闪躲,却又总是忍不住偷偷地瞄上一眼.

    时尔坐在床边对他笑,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还矮下身子吻了吻他,把他的手带到自己的肚子上,让他摸一摸.

    路子及不太敢,他记得自己推了时尔,还差点摔坏小斑马.

    没关系,他不记爸爸的仇.时尔轻声的开着玩笑.

    午后的阳光太好,柔柔的撒在屋里、床上,暖的人心安,时尔脱了鞋上床,搂着路子及的腰躺在他身侧.

    路子及的手贴在她的孕肚上,突然说:对不起.

    时尔笑了笑:我们是一家人啊.

    两个人紧紧的挨着,时尔闭着眼享受这份温情,柔声问路子及道:昨晚...她来找你了吗?

    路子及的眼睫颤抖着,轻声回:嗯.

    时尔抚慰般的抬头吻了吻路子及,认真的看着他,用非常温顺的语气同他说:下次见到她的时候帮我向她道个谢,谢谢她代替我陪着你,好吗?

    路子及的眼泪掉下来,难堪的点了点头.

    正说着,小斑马在时尔肚子里翻了个身,时尔惊喜的喊路子及,让他去摸胎动,叹息般的喃喃说道:你是不是也是来和爸爸说再见的呀?真乖.

    一个小时,小斑马在她肚子里动了四次,路子及每次都跟发现新大陆似的,目光灼灼的盯着时尔的肚子看,情绪一点点高涨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他们这一下午一直躺在床上亲吻、说话,明明什么都没做,却也觉得那么满足.

    临别前时尔最后一次吻他,从额头到嘴唇,最后落在他通红的眼上.

    你要乖一点,听医生的话,不可以偷偷把药扔掉.

    路子及用力抓着她的手,仓皇的胡乱点头.

    时尔努力的牵起一个笑,摸了摸他的脸,几近哀求的说:你要分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路子及红着眼看她,从喉咙里发出了声类似幼兽的哀鸣,悲悲切切.

    时尔狠心的扯开他的手,继续说:我和小斑马都在等着你,你要快些好起来.

    路子及无助的看着时尔一步步的后退着远离他,他想抓住她的手,却连脚步都不敢往前迈.

    直到门全部关上.

    当晚.

    路子及吃了护士给的药后躺在床上,不一会儿,门被轻轻打开,时尔穿着白天那身衣服走了进来,对他笑,躺在他身边,轻言轻语的问他有没有想她.

    路子及的嘴唇抖了一下,克制不住的说:想.

    时尔躺在他怀里咯咯地笑,搂着他的腰哄着一声乖.

    时尔怀孕六个月.

    皮熠安已经如愿把人接到自己家里,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摸一摸小外甥乖不乖,在晚饭后搀着时尔去散步.

    路子及半夜惊醒后,被身边那个时尔安抚着继续睡,他把她搂在怀里,颤音说梦见你生孩子,全是血.时尔安抚着拍着他的背,说:乖,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呢.

    时尔怀孕八个月.

    时尔下肢水肿的情况有些严重,手指一按下去就是一个坑,急的皮熠安不知道该怎么办,反倒是时尔比较冷静些,偶尔舒服的时候,就给小斑马织小毛衣,黑白条纹的,很符合他的名字.

    路子及白天在小花园里逛了很久,傍晚时医院组织病人一起看了个电影,回房间的路上他恰好碰见时尔从走廊那一头过来,她肚子已经很大了,走得很慢,路子及迎上去小心翼翼的扶着她.

    时尔生产那一天比预计的时间要早一个星期,皮熠安和简照南慌中带稳,开车载她往医院疾驰,顾延身体不便,留在家里看家,没有看见皮熠安在产房外害怕到大哭的场面.

    路子及站在窗外怔怔的看星空,一回头,时尔在他身后冲他招手,他握了握拳,拼命的告诉自己她是假的,可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往那边走.

    床上,时尔笑的一如他记忆里甜美无双,路子及痴迷的看着,伸手去摸她的肚子.

    时尔依赖的靠在在身上,说:等宝宝出生了,我们要去拍一套全家福.

    路子及应了一声,几秒钟后,他放在时尔肚子上的手突然停住,他好像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连瞳孔都紧缩起来,豆大的汗滴沿着他的额头往下滑.

    时尔问:怎么了?

    路子及下了床,一点点的远离她,他的手在抖,唇在抖,连眼神都是抖的.

    为什么,你的肚子从来不会胎动.

    床上的那个时尔浑身一僵,连笑容都是勉强的,她对路子及伸出手,说:我是时尔啊,你看看我的脸,我是时尔.

    路子及一步步的往后退,他眼睛通红,泪水疯狂的往外涌着.

    你不是,你不是时尔,你是假的.她在等我,她说过,她和小斑马都在等我,我要去找她们.

    时尔哭了,她说:可是是我一直陪着你啊.

    路子及死死地握着拳,用尽全身的力气对她说:你走吧,求求你走吧,我要去陪着她.

    产房内,婴儿嘹亮的哭声响了起来,护士抱着个小人儿出来,喜气洋洋的对皮熠安和简照南说:恭喜,是个健康的男孩儿.

    皮熠安小心翼翼的抱了一下,哭的眼睛都有些肿.

    新的生命诞生,把从前一切纠葛都画上句号,同时也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开始.

    夜幕逐渐散去,太阳在东方缓缓的冒出火光.

    小斑马满月那天,时尔一醒就听见有喜鹊站在她窗前叫,她心情颇好,躺在床上侧身看还在熟睡的小斑马,用指腹轻轻碰他的小脸蛋.

    皮熠安敲门进来,听她说了喜鹊的事情,笑说今天一定有喜事儿发生,我们小斑马是个小福星.

    满月酒是在皮熠安家里做的,时尔不愿大操大办,只想和皮熠安他们一起吃顿温馨的午饭.

    其中有个重要的仪式——剃胎毛,时尔查了查,说怕剃刀太粗伤到她儿子,只剪了短短的一小丛放进福袋里保存好.

    皮熠安一直在一旁摄像留存,指挥着简照南忙前忙后.

    恰有门铃声响了起来,闲着的顾延去开门,客厅里仍是喜气洋洋的闹成一团,时尔抱着儿子笑的眉眼弯弯,突然间小斑马吐了个泡泡,露出了他人生的第一个笑.

    霎时间,时尔似乎感应到什么,她缓缓抬头向玄关处看过去.

    那个她无时无刻不再惦念的人,一步步向她走过来.

    时尔抱着小斑马,泪眼朦胧,一动都不敢动.

    她怕吵醒这个美好的梦.

    周围都安静下来,皮熠安拿着单反的手有些抖,简照南含笑看着他的小师弟,顾延走到皮熠安身边搂着她.

    没有人敢开口说这第一句话.

    而路子及走上前,单膝在时尔面前跪下,手里拿的是五年前没送出去的那个戒指,他声音颤抖着,却坚定无比.

    时尔,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本是生长在黑夜中孤独的树,千万年都只有身边一口古井无波,直到你携笑闯入,赏我光明,赏我雨露,赏我欢乐.

    从此任凭凄风冷雨,你我不死不休.

    感谢各位赏脸.

    会有番外

- PO18 https://www.po18.me